财经看点网-450亿债务危机-450亿债务危机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450亿债务危机

财经看点网

当前位置:财经看点网>股票知识>

450亿债务危机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发布时间:2019-09-14 23:02 来源:一波说 关键词:450亿债务危机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本文关键词450亿债务危机,获取更多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
原文标题:“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原文发布时间:2019-01-30 20:00:00
原文作者:一波说。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原文作者,获取更多文章
如果您是原文作者,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A股花式戏法多,尤其今年更奇葩。

1月28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上任的第一个交易日,有一家叫“盾安环境”的上市公司连来3个涨停板后,风云突变,61万卖单封死跌停板,不少的机构和散户相互踩踏,自相残杀。大好的上涨势头,咋说变就变呢?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诸暨教父”这家公司玩的是哪一出?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盾安集团董事局主席姚新义

炒股的人常摸索一条规律,看企业先看老板,因为一个老板的能力、素质、眼界,往往决定企业的成长空间。买“盾安”股票的,不少还是“姚粉”,多年前,人们曾如此赞誉盾安集团董事局主席姚新义——“诸暨教父”。

把制冷配件产业注入“盾安环境”,反向收购“江南化工”、定增投向光伏产业、建镁合金产业、如山创投举牌中兴商业等等,一个个“战役”打下来,足见盾安姚掌门功力之深厚呀!

中兴商业是沈阳老牌百货企业,2014年3月20日,突然宣布遭“如山创投”的闪电式举牌。当时,与第一次买入耗时花费三天相比,如山创投“兵贵神速”,一日之内(3月17日)就将持股提高到了两位数。彼时,媒体纷纷解析,曾参与长城影视、南通锻压等多个知名项目、赫赫有名的“如山创投”, 幕后操控人就是盾安集团。

当时的分析称,盾安集团旗下包括盾安环境、江南化工,还参股海螺型材、南通锻压等多家上市公司。“盾安环境的实控人姚新义更是有浙江诸暨企业家教父之称,其此前亦有重整组合国企的先例。”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盾安环境生产车间

又是一起A股业绩“花式”变脸!说好的2018赚钱了,可临到公布财报时,却突然哭丧着脸:亏了!更奇葩的是,今年1月25日,盾安环境才拉了涨停板,27日却说自己不行了,脸变得因何如此之快呢?

上周三以来,受“雄安新区板块”和“独角兽概念股”的双重利好冲击,盾安环境连获三个涨停板,累计涨幅高达33%,一片“艳阳高照”。可周一(1月28日),这一切都戛然而止,躺着一字跌停板。原因在于头一天晚间,盾安环境发布了2018年全年业绩预告的修正公告:业绩大“变脸”!

据公告披露,盾安环境预计2018年全年的归母净利润为6460.1-9228.73万元。修正后,预计将亏损19.5-22.5亿元。有媒体估算一下:“若是按照盾安环境最新的业绩预告,公司上市10多年来的累计净利润,还不抵2018年一年的亏损。”

更值得一提,盾安环境于2004年7月登陆A股,至2017年度尚无出现亏损状况,2018年是首度亏损,而且是巨亏。辛苦十多年,一朝全亏完!有人评说,业绩变脸在A股中较为常见,A股历来坑多,股民们也见怪不怪,不太当一回事。可盾安业绩十多年都没事,可一出了问题就往死里亏,这才是让人胆颤心惊的。

盾安环境的主要业务,包括制冷元器件、制冷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等,对于业绩预告修正的原因,与ST冠福等“甩锅”几乎类似:即“资产减值准备”、“商誉减值准备”、“预计资产处置损失”、以及“经营业绩下滑”等四点。其中,以拟对节能业务资产计提减值准备13.9亿元一项最大。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盾安创始人姚新义

花开二朵,先表一枝;从盾安创始人姚新义的发家历程说起吧。《钱江晚报》在报道姚新义时,曾用“癫佬”一词。照道理,“癫佬”,略带一点贬味,用于一个要“弘扬”的人物,确实标新立异、与众不同。

姚新义生于1964年,是浙系民企大佬,多年以来被奉为“诸暨教父”、经营大师。姚新义的祖籍,是浙江诸暨市店口镇里市坞村,村里家家户户都姓姚。五代十国的后晋时,家族开基始祖移居于此,如今是里市坞村,悠悠古风、青山隐隐、碧水迢迢,是夏日避暑佳处。

诸暨是一个县级市,但企业很多,是浙江盛产上市公司的地方。仅店口一地,有名闻四方的“三雄”,分别是海亮集团的“铜管大王”冯海良、盾安集团“制冷大王”姚新义、万安集团“汽配大王”陈利祥。

盾安,靠做弹簧起步,创始人姚新义、姚新泉兄弟创业的起家资金仅900元,能一路将企业做成中国500强,也是有其不凡之处。店口镇的大佬,有二大特色:一是起家均多与“铜”有关,二均是草根农民的出身。若说他们的企业成长路上有什么差异的话,无非集中于一点,“出生的身份”不同。号称“店口四大家族”中4位民企大佬,冯海良、陈利祥的企业是由集体改制而来,而姚新义的盾安集团和鲁小均的露笑集团,都是草根创业、白手起家。

盾安创办于1987年,盾安环境2004年上市之时,其控股股东——盾安集团当时为三人持股,分别是:姚新义和他的弟弟姚新泉,各自持股49.649%,剩下的0.702%股份,则由他们的父亲姚土根持有。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盾安集团副总裁、盾安供应链管理董事长姚新泉

也就是说,盾安是一个典型的家族企业,从初始的股权架构,可大致透视出这家企业的始创形态。基于担忧“一股独大”家族化治理弊端,姚新义后来极力主张在管治上“去家族化”。

发端于上世纪70年代的店口五金产业,曾给当地人带来许多的就业机会,姚新义的父亲姚土根,以前就是一名老钳工。

1981年,17岁的姚新义初中毕业后,与父亲一样进厂务工。彼时,他上班的店口农机厂,是本地最早的集体企业之一,号称培养店口企业家“黄埔军校”。农机厂后来改名“诸暨第一汽车配件厂”,当时的副厂长,就是后来万安科技创始人陈利祥。比姚新义整整大12岁的陈利祥,是店口企业家群体“元老级”人物。

1987年,当时的陈利祥,是“诸暨第一汽车配件厂”副厂长,而姚新义,已当上厂里的车间主任。受到当年很多浙江年轻人外出跑供销赚钱的影响,他后来辞职出来,自主创业。当年9月,23岁的姚新义拿出900元的积蓄,成立了店口镇振兴弹簧厂,即盾安环境的前身。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万安集团创始人陈利祥

当时的弹簧厂,只能算是家庭式小作坊,厂房就是姚新义在里市坞村家中那二间废弃猪舍。简陋草创,万事开头难,几经碰壁几经波折后,姚新义从浙江嘉兴拿到了厂里的第一份订单,订单总价约12000元。

此后,姚新义带着弟弟姚新泉、还有姚氏家族的人,到四处跑订单;每到一地,他们就“分封诸侯”,让家族里的兄弟分管一个区域。到了1989年,工厂的销售网络已逐渐建了起来。1990年,姚新义把企业改为“诸暨轻工机械配套厂”,一边做大,一边朝其他业务转型。1992年,姚新义正式进入制冷配件行业,为杭州东宝空调厂配套生产空调截止阀,自此,截止阀成了日后盾安的“轴心”产业,直至做到全球第一。

1995年,浙江盾安机械有限公司成立,次年年底,盾安集团成立;5年之后,姚新义把集团总部迁址至省城杭州,不过,企业的注册地一直是在店口,一种“饮水思源”情愫!2017年,在盾安创立30周年,姚新义特意把庆典放在其发祥地——诸暨店口来举办。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2004年,盾安环境在深交所敲钟上市

2001年,当时的浙江省企业上市工作领导小组把盾安列入拟上市名单。早于1999年,姚新义就开始着手企业的股份制改造。盾安的股改,有其独特之处,那就是推行“员工持股”。

员工持股的历史渊源,各类说法不一。有的说是它来自西方,美国是最早实行;但也有人认为,中国清朝时期的晋商,其采取的票号身股制,就是一种“员工持股”。现代中国民企当中,1984年创办的四通公司,可算是比较早的,不过,当时他们仅限于管理层。上世纪90年代前后,在国企及集体企业改制时,也有一些通过“员工持股”(职工股)方式,使企业朝着家族式管理方向走;这既是“中国特色”,也是对该制度设计初衷的“变味”走形。

1999年,姚新义股改方案有一个原则,那就是“要买而不送”。当时,他计划拿出40%股权来实施员工持股,但不送股,所有具备参股资格的员工必须花钱买。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员工股是含有未分配利润的权益。2004年盾安上市,是店口镇第一家上市公司,不光姚氏兄弟成了亿万富翁,当时高管团队中,就有数位直接晋级千万富豪,百万身家的更是不少。在姚新义搞员工持股计划的第二年,另一位浙商大佬宗庆后也在娃哈哈施行全员的员工持股计划。

从盾安的成长历程中,可以窥视这一家族企业蕴含的一些文化因素。比如,抱团文化。当时,为了打开销售网络,家族内部成员相互提携、抱团作战。事实上,诸暨能在资本市场形成“诸暨系”,也有相互帮衬很多,不少是相互持股、交叉持股,“老乡文化”气氛浓厚,“团结力量大”!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盾安掌门人姚新义

另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去家族化经营。盾安集团未上市前,股权就由其兄弟、父子把控。后来,掌门人姚新义积极引入职业经理人,并推出股权激励、员工持股等举措,带有“去家族化”意愿,朝现代企业管理方向的努力。

实践已经充分证明:慵懒者没有未来,奋斗者书写传奇。通过奋斗,为社会创造更多更美好的价值,才会拥有真正的成就感、尊严感、自豪感,才能不断丰富幸福的内涵、提升幸福的层次。”这是姚新义在盾安集团2018年高层年会讲话的摘录,不过,2018年3月15日-18日在杭州桐庐举行的年会后不到二个月,盾安的450亿债务爆雷了!

过去多年,顶着“诸暨教父”、“经营大师”等光环的姚新义,曾发表过许多相当有见地的经营之道。2016年7月,他发出警示:大企业衰败的原因在哪里?姚新义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对所处的行业、产业缺乏清醒的认识,脱离企业的实际,脱离自身的资源、优势、能力,盲目地追赶‘风口’,一味地跟互联网、金融业的企业做简单的比较,一定会成为无本之木,迷失了自己的方向;无视客户的需求,追求技术至上,是许多曾经辉煌一时的大公司走向衰败的根本原因。。。

话从自己口中说出来容易,真正去做却往往很难。2018年,陷入“盾安不安”之处境,难道就没有盲目追“风口”的因素吗?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盾安集团总裁吴子富(左)与盾安集团董事局主席姚新义(右)

当盾安惊爆450亿债务危局时,人们不禁会问:盾安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姚新义,被尊为“诸暨教父”,而他的事业搭伴——盾安集团总裁吴子富,不单马拉松跑得好,还被称为“管理大师”,如此看似绝配的一对组合,为何却将企业带入巨额债务危局?

姚新义的儿子姚嘉,是个80后,平常非常低调,很少在公共视线露面。2018年3月18日,盾安集团产生了新六届董事局,董事局成员除姚新义、姚新泉兄弟外,还有现任盾安控股集团总裁吴子富等一共13位董事局成员,并未见到姚氏二代入列。如此可推测,盾安尚未启动二代交棒的准备计划。

盾安控股集团总裁吴子富,近年来一直与姚新义一起,成为企业运营的“左右手”,他也是盾安管理的主要操盘手之一。与 “管理大师”相比,吴子富在外更出名的是“跑男”,号称“百马王子”。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盾安控股集团总裁吴子富

吴子富,生于1966年,出任盾安职业经理人、高管之前,也有一段相当传奇故事。大学毕业后,吴子富进入浙江丽水的遂昌县财税局工作,从小办事员一路爬升,直至局长。但在仕途得意之时,他却来个大转身,孤身去了宁波大榭经济开发区,到2002年4月,他已担任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中信大榭开发区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务。

与姚新义结识,事出偶然,一次出访活动,让两人成了8天的室友。后来,姚新义提出一起创业的愿望,可吴子富起初没有答应,在姚新义“三顾茅庐”式一趟趟跑往宁波后,吴子富终于“出山”,于2006年2月加入盾安。吴子富曾表示,与姚新义一起干是出自“义”字,他不想当“职业经理人”,而是愿为“事业经理人”。

2017全国大型风能设备行业年会暨产业发展论坛开幕式致辞时,吴子富总裁披露了盾安的经营目标:即实现“十三五”十个业务板块百亿元利税,千亿元销售的“十百千”目标。

盾安后来陷入债务泥沼,是不是与实现这一目标的过度扩张有关?去年网传的文件资料显示,盾安出现债务危机主要是“去杠杆”导致融资成本过高。真是“去杠杆”惹的祸吗?恐怕高负债才是其中主因,政策变动下,资金链的流动性压力自然显现出来。去年5月7日,《棱镜》曾报道,为何一份“网传文件”(注:盾安向浙江省政府发出的“债务危机情况的紧急报告”),令盾安一夜之间“跌落神坛”?

“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姚新义在盾安集团年会上讲话

《棱镜》的《盾安巨额债务危机溯源:从三文鱼到风电的多元化歧路》文章中,提及形成这次危机的根源,与其多年来依靠融投资推动的规模急速膨胀和盲目激进的多元化战略有关。另有知情人士向《棱镜》透露,“盾安此前在东北的业务扩张或加速了此次危机的到来”。《棱镜》指出:三十年间,盾安以加速度为自己构建起一座商业城堡,现在却成了囚禁自己的牢笼。

《棱镜》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盾安现有设备制造、民爆化工二大经营主业,即二家上市公司“盾安环境”、“江南化工”的主营业务,此外,还有铜贸易、地产、新能源、新材料等多元化板块。应该说,部分的业务版图确与其产业链有勾连,可有的是完全不搭界,比如像“三文鱼”、“姚生记炒货”等眼花缭乱的投资项目。

姚新义的投资,不少是跨界而为。春雨医生创始人兼CEO张锐不幸去世后,让北京春雨天下软件有限公司的股权完全暴露在公众视野中,其中,其自然人股东中就有姚新义、姚新泉兄弟。

2018年,类似盾安因负债引发的严重资金流动性困难的企业很多。所谓因“去杠杆”导致债务危机,其前提多是“上杠杆”所致,而资金链断裂,通常与高负债下企业“乱烧钱”有关,发展模式肯定也是出了问题。

财经作家、《德林爆语》主持人李德林说:“雄安概念没能拯救盾安环境,除了上市公司经营不善,更关键还有一个志大才疏的大股东,把旗下上市公司当成提款机,最终搞得整个集团妻离子散。无论是盾安环境,还是康得新,提醒投资者,管不好大股东的上市公司,一定会倒大霉的。面对盾安环境的坠落,也许,老百姓会说,他们那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原文标题:“变脸”有迹可循:深陷450亿债务危机,商业堡垒变成囚禁的牢笼
原文发布时间:2019-01-30 20:00:00
原文作者:一波说。

本文关键词450亿债务危机,获取更多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 http://www.licaikd.com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热门话题